Saturday, April 21, 2018

你沒有聽到,那持續已久的哀嗚。


好累。好累好累好累。彷彿前面是沒盡頭的灰色的牆。

再也走不下去,於是只好轉身離開。

而其實喜歡一個人是如此簡單的事。


也許抹去了外表以後,我們只剩下了赤裸裸的內心。

於是愛和關心,都已是那麼昭然若揭的事情了。

Thursday, April 19, 2018

這樣的一整天,我都在想念你。雖然那只是我幻想中的樣子。

於是我還是按下了「傳送」的按鈕。
於是雖然感到揪心似的痛,卻慶幸還能感到痛的滋味。

Wednesday, April 18, 2018

謝謝你,讓我重新找到心悸的感動。

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與長相,然而這樣就夠了。
不管那微酸一直壓在胸口,久久不能散去。

Saturday, January 20, 2018

看著電視劇,想起那些沒有收件人的信。


那些失戀的日子,總是按捺不住想要跟他說話。明知道這是不應該,可是真是忍不住。於是想了一個法子 - 在那些提供免費電郵地址的網站登記一個實際上沒有收信人的信箱,然後把所有想念所有怨駡都一一投到那裡。

我努力的想去想起那些電郵地址與密碼,可惜徒勞無功。也許那些過去的,就讓它留在那浩瀚無邊的雲端好了...

Friday, December 22, 2017

終於在網上找到你的那一刻,激動得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著那”connect”鍵,心裡七上八下的,猶豫著要不要按下去。想說那些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是否應該讓它隨風而去呢。可是又好想告訴你,心底裡我是一直有在想念你的。然後另一頭又想,我想你跟你有甚麼關係呢。那畢竟是我極私人與隱密的事。況且我想念的,除了你以外,主要還是當時我們那單純的美好...

於是整天都心絮不靈忐忑不安。於是嘗試在別的地方找尋你的身影,可是甚麼都找不到。

最終,我還是沒有按下那個鍵。

Friday, September 22, 2017

星期五下班以後我匆忙的走到時代廣場,迎面而來一個戴著粗框眼鏡滿臉鬍子的人,然後out of nowhere你就出現在我的眼裡。


心裡一揪。


你眼裡彷彿帶點疑惑,然後我們擦身而過。


然後回憶不斷在倒帶。在路上飛馳的電單車。你靦腆的笑臉。徹夜狂歡的rave party。我肚臍上的環。巴里島的海岸線。你腳踝上的海豚紋身。通宵以後清晨的旺角花墟。掛在門邊的玻璃風鈴。半夜抵達的陌生的機場。我的黑色大捲髮與只蓋得住胸部的小背心。那個激烈任性刺激狂妄充滿菱角的野孩子。


彷彿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

Wednesday, June 21, 2017

在東鐵上。車廂裡的大部分的人都在滑手機。在說著話的只有旁邊站著的幾個十多二十歲的女生和遠處坐在位子上的那幾個身旁是大大行李箱的大媽。而她們說的,那些陌生的、跟自己格格不入的語言,迴盪在車廂內,充斥在耳邊。


也許是因為病得混混沌沌。有那麼一剎那,我恍然,懷疑著自己是不是身在香港,覺得自己也許只是一個透明的過客。於是好想大聲說出我那熟悉的語言,去肯定自己的存在。


幸好,這時響起了車廂的廣播。於是我知道我還是在這個我還能稱為「家」的地方。

Monday, June 19, 2017

這幾天都沈迷在日劇「東京白日夢女」當中女主角們到了三十歲卻還是單身的迷惘。於是想到我自己三十歲的時候也是單身連個男朋友也沒有,卻不知恁地兩三年後也就胡里胡塗結了婚更生了個小孩。現在四十了卻仍然發著白日夢,綣戀著那看出去一片玫瑰色的日子。


小時候總以為三十好算老女人而四十應該打著木魚了;然而我卻做不到四十而不惑。


只是年紀大了以後學到了的是:管他呢,我自己過得開心就好。

Sunday, June 11, 2017

微醺的時候總是想起微醺的時候。那些給太陽曬得混身是汗、猶自覺得異常滿足的時候。


於是,我又在想當年了。